《國家電網報》:一址雙壩 見證過去與未來

發布時間:2019-01-03文章來源:新源

        宏偉的攔江大壩,高聳的輸電鐵塔,清麗的湖光山色。

  這里,是坐落在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畔的豐滿發電廠,我國最早建成的大型水電廠,被稱為中國“水電之母”。

  幾代“豐滿人”把青春甚至一生奉獻在這里,見證了豐滿發電廠幾十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的巨大變化。

  那些年,艱苦創業的奮斗之旅

  1973年,19歲的宋偉新進入豐滿發電廠當起了運行值班員,直到2014年從副廠長的崗位退休。

  改革開放初期,工農業發展開始煥發新的生機,全國缺電問題凸顯。當時,豐滿發電廠有8臺發電機組,容量55.25萬千瓦。

  “現在電網頻率是50赫茲,那時能達到49.5赫茲就相當不錯了。”宋偉新回憶起過去,“這說明供需嚴重不平衡,缺電源,用的多發的少。”

  豐滿發電廠水電機組相對啟動快,到了晚上負荷高峰上來,值班員就像上戰場一樣,盯著電網頻率。隨著電網頻率的下降,把所有機組一臺一臺都開起來。東北的冬天天寒地凍,越到年根底下用電越緊張。室外的高壓設備都凍“壞”了,不是拒動就是切不開。工人冒著零下三十八九度的嚴寒,在室外高聳的鐵架上搶修設備。那種艱辛是現在的人想象不到的。

  豐滿發電廠經歷過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,再到新中國成立后,可以說是個“設備聯合國”,美國的、日本的、德國的、瑞士的、蘇聯的以及國產的,都能在廠里找到蹤影。直到改革開放初期,廠里的設備零件壞了,根本沒有地方去買。那時廠里配備了上百人的檢修隊伍,啥零件壞了,大家想盡辦法修修補補,再接著用。在宋偉新年輕的時候,豐滿發電廠出了不少檢修能人、土專家。

  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由于經濟發展,市場上可以買到一些國產設備了,沒幾年,國外設備也可以買到了。豐滿發電廠以前還是“國產設備試驗場”,很多國內廠家的設備生產出來要先在豐滿做試驗和試用。“開始那幾年,國產設備是真的不好用啊,要么是用上就‘爆’了,要么用幾個月就壞了。工人們一聽又有國產設備要在這里試用,心里都老大不樂意。”

  技術不斷進步,國產設備質量越來越好,曾經的那些問題都沒有了。豐滿發電廠成為我國發供電設備制造業從無到有、由弱到強的見證者。

  經過三期擴建,豐滿發電廠在上世紀90年代末增加至12臺發電機組(其中4臺是國產機組),裝機突破百萬千瓦。隨著我國電力事業突飛猛進的發展,電源點越來越多,電網日益堅強可靠,豐滿發電廠于2004年成為全調峰電站。

  當年曾為豐滿發電廠安全生產作出貢獻的幾代人,逐漸退休了、離開了,電廠隨著國家發展也邁入了新的歷史階段。但全體員工依然堅持勤儉、奉獻、求實、進取的企業文化,以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為標準,研究創新管理的方式、方法和手段,推動企業管理提升。

  那些年,敢為人先的創新之舉

  1982年,女大學生高潮從吉林電力學院(東北電力大學前身)畢業,來到豐滿發電廠工作。隨后幾十年,高潮先后擔任技術員、專責工程師、機電分場副主任、生產技術處處長、副總工程師,與廠里的電氣設備打了一輩子交道。

  改革開放之后,隨著時代的發展,豐滿發電廠漸漸顯露出設備老化、技術落后的問題。上世紀80年代末期,豐滿發電廠老機組綜合自動化改造的事被提到議事日程。1993年,廠長找來當時不到40歲的高潮:“交給你一個任務,牽頭搞機組綜合自動化改造,帶隊南下進行調研。”

  盡管廠里沒有現成的經驗可循,高潮還是毫無猶豫地接下了任務。她帶著廠里七八個大學生員工,一路南下“取經”。調研小組深入走訪科研院所、產業單位及設備先進的水電廠,一個月提交了可行性報告,卻把當初交待任務的廠長嚇了一跳:“高潮,你膽子太大了!”原來,豐滿發電廠一直沿用蘇式控制方式:模擬量采集監視、繼電器常規控制。可高潮他們提出,要變常規監控為計算機監控,這是對過去的顛覆性改變。調研小組又一次次地開展方案論證,進行經濟技術比較。豐滿發電廠結合當時實際情況,以計算機監控為主、常規控制為輔的原則開展了改造。

  開始,由于經驗不足,改造后的機組出現了無名跳閘停機、誤發警報。一些風涼話傳了出來:放著老輩傳下來的常規控制不用,偏偏要搞什么計算機監控自動化。面對重重壓力,高潮沒有退縮。她知道,大家對新事物有一個認識過程,找到新一代控制技術與現場老舊設備的最佳結合點,也需要摸索的過程。她主動找到廠領導匯報,表達了繼續帶領大家干下去的決心。

  豐滿發電廠依靠老師傅的經驗,發揮青年工程技術人員的智慧,并與科研單位密切配合。終于,新中央控制室形成了,計算機操作員工作站投入使用。幾十年的老廠煥發了青春,跟上了時代發展的步伐。21世紀初,豐滿發電廠實現計算機遠方集中監測監控、自動發電控制和自動電壓控制、計算機監控系統與總調全數字通信——這一創舉寫入了東北電網調度史。

  豐滿發電廠在母線保護改造、發電機主輔設備更新、防洪調度信息自動化等方面也大膽創新,大量采用新技術、新材料、新工藝,機組的自動化水平程度、技術水平、運行的可靠穩定性,在當時的東北電網甚至全國電網都是先進水平。

  那些年,不辱使命的重建之路

  2014年,曲直從河海大學水利水電工程專業研究生畢業后,來到豐滿建設局工作。這是國網新源公司在2012年成立的一家單位,專門負責管理豐滿大壩新建工程。

  受歷史條件限制,豐滿大壩的設計和施工技術水平較低,建筑材料、施工質量較差,存在諸多嚴重的先天性缺陷。新中國成立后,大壩經歷了三次大規模系統改造,基本維持了安全運行。縱然補強加固措施從未間斷,但大壩先天缺陷卻難以根除。國家電網公司本著高度負責的態度,在國家有關部門和吉林省委、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于2006年啟動豐滿大壩全面治理前期工作。2008~2012年,大量國內頂尖專家參與豐滿大壩全面治理工程的論證和咨詢工作。經深入論證、充分比選,最終確定采用重建方案。

  2012年10月11日,豐滿發電廠全面治理(重建)工程項目獲得國家發改委核準。10月29日,豐滿發電廠全面治理(重建)工程開工。

  豐滿發電廠全面治理(重建)工程是在原有大壩下游120米處新建豐滿大壩,裝機容量確定為148萬千瓦,并增加先進的環保設施。

  曲直所在的工程部與技術部共同負責大壩土建工程。他剛到豐滿時,老廠房還在,新壩的基礎還沒有開挖,剛剛形成圍堰。雖然一工作就是建設新大壩,基本沒跟老壩打過交道,但用曲直的話說:“每個學水電的人都知道豐滿大壩的歷史,知道它的地位。”

  一入職,領導就語重心長地激勵新員工:“不辱光榮使命,確保國優工程。” 

  其實,豐滿建設局確立的目標不只是國優工程,而是國優金獎工程。豐滿建設局從上到下,嚴抓安全管控和細節管理。“智慧豐滿”基建管控系統是豐滿建設局在這次大壩新建過程中使用的有力“武器”。在大壩的各個重要建設位置,都有可360度轉動的攝像頭,查看并記錄施工情況,使工程安全、質量、進度處于全面受控狀態。

  以碾壓工作為例,以往的工程建設中,碾壓車施工時要有專人在現場盯守,防止發生漏壓、少壓等影響大壩筑造質量的問題。因為有了大壩碾壓智能控制系統,為碾壓車裝設了傳感器,一旦出現不符合質量要求的情況,系統會自動向質檢、監理人員報警,并提醒碾壓車駕駛員更正。有一次,系統提示一個碾壓車駕駛員沒有完成規定的碾壓次數。管理人員找到駕駛員,對方卻一口咬定自己完成任務了。管理人員當著駕駛員的面打開電腦,這臺碾壓車的運行軌跡、速度、碾壓次數、碾壓狀態等生產數據一目了然,駕駛員這下沒話可說,心服口服地返工了。

  可以這么說,因為有了基建管控系統,實體工程怎樣筑起一寸大壩、澆灌一立方米混凝土、敷設一段電纜,電腦都可以絲毫不差地建設另一個數字模擬電站。曲直表示:“等到工程完工,我們會交出兩個工程,一個是工地上的實體工程,一個是電腦中的數字虛擬工程。”

  12月12日,豐滿發電廠原大壩拆除工程成功實施首次爆破,這座運行了80年之久的大壩結束了歷史使命,進入壩體混凝土拆除階段。全新的豐滿大壩,將更好地承擔發電、防洪、灌溉、城市供水、生態環境保護等綜合任務,更好地保障松花江下游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。

彩票中了一万要交税吗